学书法-中新网

告别瘦金体,从此掷笔弃写书法。近年隐居伦敦,闲时翻阅碑帖,爱上曹全碑的隶书。刚巧伦敦北部一华人小区中心书法班招生,于是重拾书包和毛笔,上学去。

同学来自五湖四海,有英国人、西班牙人、印度人、日本人;华人当然人多势众。70余岁的胡老师是新界原居民,自学书法成家,别看他满口客家话,英语同样朗朗上口,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唔听我讲,无得救。”

老师建议写楷书,同时要专注写一种字体,别三心两意。可惜没人听他的,同学各施各法。

英人珍妮最有学习精神。她居住郊区,来回交通花上三个钟头,从不缺课。她自制九宫格软垫,上网向中国订购大批宣纸习字。日本人玲子最认真,一笔一划研究半天,她将中文书法教科书翻译成英文,逐句斟酌,练习起笔和回笔。但她们都没听老师的话专心学写楷 书。珍妮喜欢站立吊笔写草书,龙飞凤舞,她认为很好玩;老师则认为她“未学行先学走”,“无得救”。玲子研究完楷书又写隶书,花心滥情,老师“无眼睇”。

来自香港的学生难得机会讲粤语,吱吱喳喳讨论维港的黄色巨鸭,讲多写少。来自上海的汪同学最懂得争取权利,闯教务处投诉老师不说普通话。书法班,转眼放学了。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