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布利希:民族和帝国主义

埃德蒙德·乌布利希:《世界强国和民族国家》,(1500—1815年的政治史)古斯塔夫·罗森哈根整理出版,莱比锡,1910(共668页)。

“解放战争附带完成争夺海上霸权和贸易霸权的世界历史性的斗争:结果——英国争得了海上霸权。

但是革命时代和解放战争也意味着新的发展的开始。革命破坏了法兰西旧的封建制度,从而推动了社会秩序和国家的改造,而其他欧洲国家只是依靠全民族的帮助才终于保卫住了自己,抵挡住了法国革命发动起来的力量。最初在一切革命思想中没有一个思想比民族思想更有效的了。在残酷的异族统治的压迫下,在反对这种压迫的英勇斗争中,欧洲其他民族也提高了认识,认识到国家和民族之间的内在联系。如果说在18世纪为了维护欧洲的独立和均势、不被个别强国激剧增强的力量压倒,有一些大的国家兴起,那么现在各个民族本身由于从内部涌现出新生的力量而变得更加年轻,更加朝气勃勃。民族思想成为19世纪几乎所有战争的核心和目的。

一个民族愈来愈认识到自己的力量,这一点在他们自己国内当然也一定要发生作用。群众开始力求干预国家生活。

法国革命、拿破仑称霸世界和解放战争的结果是,民族感情和对政治自由的渴望已经成长为现代史上不可战胜的力量。民族的倾向同导源于启蒙时代的自由、民主思想交织在一起,同它融合成为民族主权的理论,根据这个理论,国家组织应当建立在不可分割的民族的基础上,正因为如此,最高的意志和最高的权力属于民族,只有有了民族的权利,才有国家首脑的权利。”(667)

这个理论既威胁了君主国家,也威胁了它们的民族的构成:复辟势力反对这些思想……

“但是,从产生货币经济和伟大发现以来愈来愈决定各国历史的贸易政治斗争,在19世纪并没有因此而退居次要地位。不错,最初绝对的贸易霸权是属于英国的,它仗着自己在这方面的雄厚实力,依靠贸易自由的学说,渡过了重商主义所引起的经济斗争的时期。英国依靠这种学说(它和政治上的自由主义一样,产生于启蒙时代)征服了世界,在国际生活中胜利地实现了贸易和交往的自由。经济上比较弱的国家有个时期受这个体系的支配;甚至欧洲民族强国中最年轻的意大利和德国对这个新的学说也不能置若罔闻。

但是美国在克服了国内的严重危机之后,以新的强有力的竞争者的姿态出现在贸易政治的舞台上。经济斗争的新时代开始了,这个时代的标志是恢复以保护关税和签订贸易协定的办法来保护民族劳动的政策,但是不恢复旧的重商主义所固有的激烈的暴力政策。继美国之后走上这一条道路的有法兰西第三共和国,从1880年起还有新德意志帝国。在争取自由的民族的国家制度的斗争完成之后,在立宪国家的内部建设完成之后,人们力图为已经巩固的民族力量创造尽可能宽广的天地。在殖民主义的竞争中,列强力图获得销售自己的商品的地区和取得他们所需要的原料的产地;他们通过不倦的外交活动竭力为本国的劳动人民开辟新的贸易区。另一方面,与这种扩张的愿望相适应的,是日益强烈的在经济上自给自足的要求。英国想同自己的殖民地一起形成一个统一的、封闭的贸易区,即大不列颠。美国力图在经济方面做到自给自足,希望在贸易和工业方面不依赖旧大陆。只是现在才开始了各国争夺世界霸权和世界贸易的名副其实的竞赛。它会产生几个相互并存的世界强国,只要它们想保住自己,帝国主义就必须成为它们的政策。

新帝国主义的名称和概念并不是来自罗马帝国,也不是来自中世纪帝国和罗马教廷,现在问题已经不是某个唯一的强国独霸世界。殖民主义扩张、参加世界贸易、依靠强大的舰队保护自己在海外的利益——这就是从英帝国的样板得出的现代世界强国的特征。这些强国完全可以相互并存,并且在各国之间的和平竞赛中促进人类的进步。”(667—668)(全书完。)

“老帝国主义已经被埋葬在圣赫勒拿孤岛上;它的最后一个代表已随同波拿巴一起死去;而过去称帝时的那种不可一世的有浪漫色彩的荣耀还庇护着这位建树过丰功伟绩的人物。现代史开始了;民族思想是它的基础,这种思想比拿破仑垮台以后的最初几十年间国王和国家要人的反动愿望更加有力。16世纪开始的事业在19世纪完成。好几个世纪以来一直作为外国剥削对象的中欧两个民族意大利和德意志,终于获得了民族的统一。但是在这种民族的基础上有了产生新世界政策的可能性。帝国主义这个名词以新的内容又复活起来了。从来没有被拿破仑战胜过的对手英国,早在18世纪就为此奠定了基础,它与其说是自觉地,倒还不如说是不自觉地用夺取海外殖民地、保持一支强大海军的办法,建立了一个超出欧洲范围的新的世界帝国。今天步英国后尘的还有世界上其他的大国:经济上的需要驱使全世界所有的民族投入经济竞赛。”

“第1篇:1500一1648年,宗教改革和反改革时代中世纪世界帝国的灭亡和民族国家的产生。

第3篇:1789—1815年,新的世界大国法国的兴起和终结,以及各大国争取自己的民族独立的斗争。”

“西班牙民族国家”的产生(第24页及以下各页)以及“西班牙哈布斯堡世界强国的建立”(第51页及以下各页)。

丹麦和瑞典的民族王权(第148页及以下各页)……“瑞典征服爱斯兰”等等。

波兰发展成为大国(163及以下各页)……波兰瑞典联盟……波兰和争夺俄罗斯的斗争。

同西班牙斗争的开始。荷兰的“解放战争”和“荷兰脱离西班牙”。1588年的“无敌舰队”。斗争的结局:“法国、英国和荷兰的兴起。西班牙的衰落。”(233及以下各页)

三十年战争,1616—1659年:“西班牙哈布斯堡的天主教世界政策同德国新教、同丹麦和瑞典、同法国和英国的斗争。”(273及以下各页)

“法兰西民族国家的建成”(黎塞留)和“法国取得欧洲的统治地位”。1661—1685。

欧洲均势的恢复(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英国、奥地利、俄罗斯、普鲁士的兴起。

“同丹麦、波兰、勃兰登堡,奥地利和荷兰作战的瑞典”(1655—1660)。

拿破仑同普鲁士的战争和“拿破仑的独霸世界的计划”。(于1812年破产。)

根据卢布林联盟(1569年)波兰拥有包括但泽在内的波罗的海沿岸地区、库尔兰、连同里加在内的里夫兰(1660年根据欧利伐和约让给瑞典)、连同基辅、波尔塔瓦和切尔尼哥夫在内的小俄罗斯、波多利亚、沃伦等等以及连同斯摩棱斯克在内的白俄罗斯。

1667年根据安德鲁索沃和约把斯摩棱斯克、基辅、切尔尼哥夫、波尔塔瓦等让给俄国。

土耳其:四世(1648—1687)统治下的奥斯曼帝国几乎达到奥地利的维也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